博议当前位置: 首页 » 博议 »

温州文化与民间借贷危机(四)

时间:2015-09-08
——  从狂欢到跑路,与“四万亿”不得不说的故事
1.  温州人:权力的“一号情人”
这是一个讲“觉悟”的国度,之所以靠“觉悟”,是因为存在违背自然规律的制度。权力越大的领域越讲“觉悟”,对应的是无处不在的权利寻租。
权力寻租的对象如同“权利的情人”,双方狼狈为奸,各取所需。权利的众多情人以温州炒房团、山西煤老板、鄂尔多斯矿主为代表,还有“半权利半情人”的中央、地方各级太子党。
温州人当仁不让成为权利的“一号情人”,综合其与权利合作的广度、深度、渊源,无出其右者。之所以能够成为“一号情人”,除了“利益分配豪爽”的姿色,还有“掌握市场规律”的内涵。
 
2.  温州人的资金流向
个体户:下游商业零售。经营小商品、销售服装、代理低压电器,散布在全球各地的温州人形成庞大的销售网络,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民间资本广泛应用于民间拆借和投资入股,涓涓细流,汇聚成海。
企业:中游加工制造。在人工成本大幅攀升之前,制造业给温州人带来了丰厚的利润。初期以纺织服装、低压电器为代表,随着时间推移,企业做大做强的同时,涉足范围向钢铁、化工、水泥、电力设备等行业扩展,地域也从本土走向全国。企业家的资金来源:除企业盈利外,依靠其声誉获得民间资本支持,凭借企业平台将融资之手伸向银行。
投资:上游资源品和房地产。个体户和企业的资金汇聚在一起,在制造业空间萎缩、盈利下滑的背景下,投向了有色金属、煤炭、房地产等暴利行业。
上述过程形成了温州人的资金流向。简而言之:从下游、中游到上游;从微利到暴利;从小本经营到巨额投资。
 
3.  暴利背后的危机
受益于民间金融体系,小生意个体户和低利润制造企业,参与分享了上游资源品和房地产行业的暴利。分享暴利的过程也是产生危机的过程。
加工制造企业抵御不住暴利的诱惑,发展实业的动力不足,在研发、产业升级上投入不够,企业资源从实业中不断外流。出现大量转型为融资平台的“空壳企业”。
担保公司大量涌现,小额贷款公司牌照争夺激烈。金融的根基是诚信,诚信需要实力,于是这类“金融企业”大摆排场,以彰显其实力。一些没有任何实体的“空心人”参杂其中,寄生于民间金融体系,为了掩盖其实力不足,越发讲究排场,穷奢极欲,赌博成风。
不可调和的矛盾。整个资金流向“从微利到暴利”主动踊跃,但在暴利行业获得的收益回到实业并不积极,游戏要继续玩下去,就需要暴利行业越来越大的规模容量。
暴利行业规模容量扩张的停滞,或者出现从扩张到萎缩的反转,便是金融危机集中爆发的前奏。
 
4.  高利贷的形成与发展
传统高利贷盛行于赌场,商场如赌场,正常民间借贷,其利率向赌场利率靠拢,便成为了高利贷。利率向赌场看齐后,索债方式自然也就参照赌场了。高利贷在民间简称老高,老高再穿上一件担保公司的外衣,便可以堂而皇之发展壮大了。民间资本在暴利行业的疯狂投资,为高利贷的生存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高利贷在不同阶段的角色:
  1. 企业融资的及时雨。贷款到期,老高过桥。温州银行业坏账率极低,源于温州人对信誉的珍惜,也离不开充沛的民间资金和发达的民间金融。
  2. 权利寻租的通道。银行经办人员会牵线搭桥,指定提供过桥资金的担保公司。一些掌握重要资源的人物就是担保公司的股东。
  3. 趁火打劫的强盗。企业扩张过程中,出现银行抽资压贷,老高便趁火打劫。
  4. 民间资本追逐暴利的帮凶。高利润支撑高利率,高利贷反过来怂恿投资逐利行为走向疯狂,起到火上浇油的作用。
  5. 赌徒最后一搏的救命稻草。企业面对困境,投资项目失败,大厦将倾,高利贷成为赌徒力挽狂澜的最后希望。
  6. 危机爆发后的替罪羊。谁是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并不重要,而高利贷是其替罪羊的最佳人员。
 
5.  饕餮盛宴
2005年初,温州龙湾商会上海分会召开了一次项目讨论会,十多位核心成员就徐家汇一个商业地产项目的开发达成一致意见。现场认股,一个投资金额超过10亿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就此宣告开始运作。
一个月后,项目第一批资金到位。两位具体操作人,拖着4个拉杆箱,走进中国银行某财富中心。对话简单明了:
“先生,您好!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现金?存进来后您要做什么用?”
“你要不要?不要我换地方。”
主管进去打个几个电话后,“先生,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我向领导请示了,可以的。很荣幸为您效劳!”
“今天我存进来是现金,改天取走也要现金。”温州人对现金的偏好,源于现金好办事。
接下来财富中心全体客户经理开始清点钞票。靠窗而坐,沐浴在春季午后的阳光下,一杯咖啡一支烟。
2006年底,徐家汇一座30多层的商业大厦拔地而起,随之而来的是10多亿的项目利润,又一个一年半翻倍的经典案例。
 
6.  温州人民是幸运的
就上述徐家汇地产项目,商会核心成员认股后,各自筹措对应资金。其亲戚朋友会投资入股(由其代持、股权拆分),拆借资金可以得到较高利率,许多普通家庭参与分享了项目成果。
温州人给了普通民众参与暴利项目的机会,这是一种契约平等精神。如同购买基金,不论申购1亿,还是申购1万,当净值由1涨到1.1时,大家都是赚了10%。
温州人的血液里流淌着魄力与胆识。机会来临时,普通民众有勇气倾其所有进行投入。
 
7.  遍地开花
房地产项目大小通吃。大型项目,有人牵头,商会讨论,共同开发;县政府有个小楼要改建,三五个老乡就把活给包了;聚人气火商场,老乡们边做生意,边炒商铺;“太太炒房团”到全国各地投资买房。
挖煤开矿各地扩张。在以新疆、内蒙、山西为代表的资源大省里,找矿开矿,大原则是好矿开采,差矿转让。03年,一位在新疆各地找矿的老乡,花掉了所有积蓄,非常艰难,但他在找矿的道路上坚持了下来,现如今,挺过最困难阶段的他已是身价几亿。
有色冶炼拿证办厂。“高污染、高能耗”的有色冶炼行业,牌照稀缺。只要能拿到批文,有项目一起上,买地、建厂房,炉子很快便点火了。在内蒙、宁夏、甘肃、青海等地,老乡们积极兴办镍铁厂、硅铁厂。
    厂房开向全国。哪里有优惠政策,哪里就有温州人;哪里搞开发区,哪里就有温州企业入驻;哪个领域拿到批文牌照,老乡们就能把工厂建起来。
民营经济得到蓬勃发展,一切看起来都如此美好。
 
8.  “四万亿”前传
推出“四万亿”的说法是:“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抗危机,保增长。”那么就从次贷危机开始讲吧。
2007年6月22日,美国第五大券商贝尔斯登旗下两家对冲基金出现巨额亏损,标志着美国次贷危机开始全面爆发。
2007年8月9日—10日,各国央行向银行系统注资,48小时注资超过3200亿美元。
2007年9月18日,美联储四年来首次降息,利率大幅下调50个基点,美国次贷危机向全球蔓延。
2008年3月16日,贝尔斯登因遭受流动性危机,被摩根大通银行收购。
2008年6月19日,全球主要银行、券商信贷相关损失达到3960亿美元,其中雷曼兄弟损失139亿。
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寻求重组失败,向联邦破产法庭提出破产保护,当天股价暴跌94%至每股0.21美元,同一天美林证券宣布被美国银行收购;9月16日,全球主要金融机构开始清算与雷曼兄弟的信用风险敞口。雷曼破产掀起了次贷危机的高潮,拉开了全球股市大崩盘的序幕。
 
再来回顾一下从危机爆发至雷曼倒闭期间,我国的货币政策吧。
基准利率4次上调。2007年7月21日、8月22日、9月15日、12月21日,央行4次加息,其中存款基准利率累计上调108个基点,贷款基准利率累计上调90个基点。
存款准备金率11次上调。2007年8月15日、9月25日、10月25日、11月26日、12月25日,2008年1月25日、3月25日、4月25日、5月20日、6月15日、6月25日,存款准备金率11次上调,以接近每月上调一次的速度由11.5%上调至17.5%。
在金融海啸和紧缩政策的夹击之下,中国企业迎来倒闭潮。国家发改委公布2008年上半年全国共有6.7万家规模以上中小企业倒闭,下半年的形势更为艰难。
2008年11月,《世界企业家》报道,仅一年时间,全浙江省房地产开发公司的1/7被吊销营业执照,即超过2100家开发商倒闭。一叶落而知秋,整个长三角、珠三角状况惨烈,年关渐近,资金链几近崩盘的房企将面临一波声势浩大的倒闭潮。
随着房地产市场的深度调整,房价大幅缩水,深圳出现“集体断供门”。
 
9.  “四万亿”狂欢
2008年11月5日,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救市力度就大一点吧,举世闻名的“四万亿”救市计划隆重推出。“四万亿”前三项:一是加快建设保障性安居工程;二是加快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三是加快铁路、公路和机场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
极度积极的财政政策时代就此开启,宽松的货币政策与之遥相呼应。
基准利率连续5次下调。2008年9月16日,紧随雷曼倒闭,央行下调贷款基准利率27个基点,次贷危机爆发以来首度降息,10月9日、10月30日、11月27日、12月23日,在3个多月的时间内,央行连续5次下调基准利率。其中存款基准利率累计下调189个基点,贷款基准利率累计下调216个基点。
存款准备金率4次调整。2008年9月25日、10月15日、12月5日、12月25日,在利率下调的同时,存款准备金率4次调整,由17.5%下调至15.5%(工农中建交邮政等大型存款类金融机构)和13.5%(中小型存款类金融机构)。
2009年上半年贷款投放规模创出空前“天量”,人民币各项贷款累计增加7.37万亿元,同比多增4.92万亿元;2009年全年人民币贷款增加9.59万亿元,近乎2008年新增贷款(4.91万亿元)的两倍。
在“四万亿”大跃进的带动下,迎来了鸡犬升天的繁荣景象。需求旺盛,制造企业的订单充沛,产能满负荷运转;房价报复性上涨,房地产公司全面解套,大赚一把;受益于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上游资源品价格暴涨,企业利润丰厚。
温州人积极加入到狂欢队伍,赚了个盆满钵满。在形势一片大好和银行鼎力支持之下,加快了产能扩张、产业升级的步伐,加大了在房地产和资源品领域的投资力度。2009年收官阶段,中央定调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在此背景下,温州人坚定不移、大步向前地迈向了扩张之路。
 
10.  “四万亿”回马枪
“四万亿”救市大幅拉高了房价,CPI不断飙升、居高不下,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社会矛盾激化,接下来就“保民生、促和谐”吧。“保民生、促和谐”的重点是:调地产、控通胀。
2010年4月17日 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的通知》简称“国十条”。4月30日北京市出台“国十条实施细则”,提出“同一购房家庭只能在本市新购买一套商品住房”,“限购令”横空出世。随后,“限购令”迅速向全国蔓延。
基准利率5次上调。2010年10月20日,央行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25个基点,时隔3年后首度加息,12月26日、2011年2月9日、4月6日、7月7日,央行连续5次加息,存贷款基准利率累计上调125个基点。
存款准备金率12次上调。2010年1月18日、2月25日、5月10日、11月16日、11月29日、12月20日、2011年1月20日、2月24日、3月25日、4月21日、5月18日、6月20日,央行12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由15.5%(大型存款类金融机构)和13.5%(中小型存款类金融机构)上调至创纪录的21.5%和18%。其中自2010年10月加息之后,提准步伐明显加快,以保持每月一次的速度连续上调9次。
“四万亿”回马枪,让温州人措手不及,尤其扩张中的企业格外伤不起。在市场需求较好,银行鼓励帮助下,企业扩大产能,产能投放之日,就是订单减少、银行逼债之时;房地产项目开发过半,遭遇“限购令”,面临银行抽资压贷;资源品价格暴跌,冶炼企业纷纷关火停炉,应收账款难以收回。
企业面临困难的初期,民间金融开始发挥作用,民间资本迅速补位;情况进一步恶化,拆借利率不断提高,高利贷趁火打劫;没想到这个冬天竟然这么冷,历时这么久,最后连高利贷也被玩进去了,血本无归;损失殆尽的企业家和高利贷,如何面对委托人、债权人,这些人都是他们的亲朋好友。
随着“最后审判”的日益临近,温州社会越发狂躁,六合彩赌注越来越大,企业老板到澳门通宵豪赌,利用过往信誉疯狂融资,随处都在上演孤注一掷的最后一搏。2011年9月,跑路和跳楼潮掀起了这次民间借贷危机的高潮。
 
11.  被抛弃的情人
从狂欢到跑路,“权利的情人”被“权利老板”抛弃了。被抛弃的过程:
  1. 老板给租了个房子,每个月给生活费。
  2. 老板给买了一个80平米的房子,生活费也跟着水涨船高。
  3. 老板提出给换个120平米的大房子。操作上先把原来房子卖了,把钱都交给老板,老板再去置办大房子。最后老板兑现了。
  4. 老板表示给升级到180平米的复式房。情人毫不犹豫将原房子卖了,把钱交给老板。老板手头有点紧,置办复式房不利索,还好关键时刻搞了一个“四万亿”大项目,立刻置办复式房。老板再次兑现。
  5. 老板要给买别墅了。情人满心欢喜,早忘了“120升180”时的不痛快,卖完复式房,连带私房钱都交给了老板。结果这回老板不带你玩了。
 
12.  老板的解释:包工头也不容易
不论是对外的出口导向型,还是对内的投资拉动型,“权利老板”都是不折不扣的包工头。听听老板对情人的解释吧:
  1. 以前民工们饿肚子没活干,我带领队伍搞外贸加工,只要给口饭吃,民工们就满足了。这几年,民工们生活好了一点,温饱思淫欲,要得越来越多了。
  2. 这几年我也确实赚了一些钱,民工们开始盯着我,看我对他们厚道不厚道。最近几年,民工们抱怨物价上涨,拿买不起房说事,越来越会闹,越来越不好管。现如今,我的首要任务就是维稳。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压力不小呀。
  3. 07年,物价房价飙升,民工们闹得凶,一部坑爹的《蜗居》天天播,烦都烦死了。我也没办法,开始控通胀、调房价。08年又赶上全球金融危机,答应你的复式房差点落实不了。
  4. 09年,借全球金融危机的由头,对民工们连哄带吓,推出了“四万亿”。你看我日子一好过,也就马上兑现了你的复式房。
  5. 没想到“四万亿”打鸡血过了头,物价房价井喷了,民工们又不干了。这次要先紧着调控维稳,别墅就暂时不能兑现了。你在这又哭又闹的,既搞跑路又玩跳楼的,我心脏实在受不了,这不我已经“微调”了,先给你把生活费发着吧。
 
13.  “微调”之后
领导讲话,政策“微调”,温州人迎来一丝曙光。在翘首待救的企业里,有已转变为融资平台的“空壳”,有正在产业升级的明日之星,有名声在外的“炒房团”和“矿主”。
已经倒下的,回天乏术;尚未倒下的,得以喘息。那些需要跑路的温州人暂时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表面上恢复了平静。但民间资本的流动性没有恢复,新资金不再拆借,到期资金要求结算,暗流涌动,危机四伏。
 
14.  苦练内功,等待机会
年关渐近,民间拆借资金面临集中结算时点。在往年,许多拆借资金,只需结清利息,拆借协议直接顺延;而今年,会有更多的拆借资金要求还本付息,温州人又将面对新一轮挤兑潮的考验。
不论这次民间借贷危机后续怎样发展,民间资本遭受重创已成事实,这片土地上的巨额财富被蒸发,许多普通民众承担了难以挽回的损失。
温州人具体损失了多少,难以估量,但恢复元气还需要很多年。许多企业在此次危机中关门倒闭,投出去的项目,要么搁浅破产,要么艰难维持。能够撑住的企业,力争在2013年逐步走出困境,在2014年有望获利与回收资金。
温州人,擦干你的眼泪,将伤痛铭记于心,苦练内功,等待机会。
 
 
 
博议
Copyright©2015上海博先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版权所有    沪ICP备15033202号-1
客服热线:021-58815925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上午:9:00-11:30 下午13:00-17:00)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