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议当前位置: 首页 » 博议 »

温州文化与民间借贷危机(五)

时间:2015-09-08
——“市场”与“统治”的较量
1.  政治经济学
所谓政治经济学:“先政治,再经济”,政权控制资本;所谓西方经济学:“先经济,再政治”,资本主导政权。在我国适用政治经济学。
 
2.  姓资还是姓社
资本主义也被称为自由市场经济,以个人利益至上;社会主义以群体利益为目标,按劳分配为根本,社会整体利益至上。
对“姓资还是姓社”的争论,几乎贯穿于建国后历次政治风波。80年代初,纠缠于“姓资姓社”问题,经济改革裹足不前,伟大的小平同志提出“不争论”,一句“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将问题迎刃而解。80年底末、90年代初,“姓资姓社”又被一些人拿出来质疑改革开放的总体思路,小平同志南巡,以“社会主义也可以有市场,资本主义也可以有计划”,将经济改革从“姓资姓社”的争论中解脱出来。
1982年,小平同志在“党的十二大”中提到“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于是,我们“在争论中摸着石头过河的主义”有了自己的名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3.  “半市场、半统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到了今天,尊敬的吴敬琏老先生一针见血地概括了其本质:“半市场、半统治”。当权者最喜欢半计划经济、半市场经济,在这种环境下其手中的权力便于寻租,在纯计划经济下无寻租对象,在纯市场经济下其手中无权。
 
4.  市统率
这年头贵在创新,今天咱也创新一把,创造一个新的经济指标:市统率。
市统率,即市场统治比率,顾名思义,就是市场对统治的比率。用市统率来衡量“市场化”或“统治化”的程度,来判断已经发生或正在进行的是“国进民退”还是“藏富于民”。
市统率计算公式:市统率=充分竞争的经济体量÷国有垄断的经济体量
市统率范围:[0,+∞)。如果市统率接近+∞,恭喜您,您已到达美国;如果市统率等于0,对不起,您这是在朝鲜;如果市统率刚好为1,那就是精准的“半市场、半统治”了。
市统率应用:市统率上升,“藏富于民”;市统率下降,“国进民退”。市统率的具体数值难以计算,只看其变动方向,来判断趋势与拐点。
市统率应用实例:当前市统率发展趋势为下降,即“国进民退”通道。山西煤炭资源整合,国企垄断加强,民营资本退出,该事件使市统率下降,加强“国进民退”,趋势延续;民间借贷危机掀起高潮后,领导讲话,政策“微调”,民企得到喘息机会,该事件属于“藏富于民”行为,市统率反弹,“国进民退”被踩了一脚刹车,但力度有限,尚未形成拐点。
 
5.  “市场”与“统治”的较量
改革开放以后,计划经济被打破,以个体户为排头兵的民营经济登上历史舞台。市统率突破零,纯粹的计划经济迈向了“半市场、半统治”。30多年来,中国经济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就,这期间市统率跌宕起伏,所反映的是“市场”与“统治”的较量。
本人将这一较量的过程分为四个回合:扩张期上半场、扩张期下半场、转型期上半场、转型期下半场。
 
6.  第一回合:扩张期+弱国企
第一回合特点:经济发展模式为外延式扩张,竞争格局为国企还不会玩。
改革开放让这个满目疮痍,百废待兴的国度走向了正确的发展道路,面对毫无基础、一片空白的经济格局,外延式扩张注定成为这一阶段的发展模式。
所谓扩张,就是将蛋糕做大的过程。民营经济依靠灵活的决策机制,澎湃的创业激情,在拓荒抢地盘的游戏中一往无前。原来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国有经济腐朽没落,背负着沉重的历史包袱,不说开拓进取,就连保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都十分困难,国企玩不转了民企上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民营经济在经济总量中的比重直线上升。
社会上开始讨论“投机倒把”是否合法时,正是个体户的黄金时期;当媒体开始关注“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时,正是民营经济鸟枪换炮的光辉岁月。而这一阶段,国有经济正忙着国企改制、国企解困、职工下岗与再就业,腐朽的国有经济依靠不断输血才得以艰难维持。
 
在扩张期上半场的较量,“市场”完胜“统治”。这是计划经济走向“半市场、半统治”的最初阶段,市统率从0开始高速上升,这是一个创造财富,并“藏富于民”的过程,民营经济蓬勃发展,一派欣欣向荣。赶上还不会玩的国企冤大头,民营经济的勃勃生机迸发出耀眼光芒。
 
7.  第二回合:扩张期+强国企
第二回合特点:经济发展模式依然为外延式扩张,但国企已经会玩了。
1999年,东方、信达、华融、长城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相继成立。1999年至2000年,四家资产管理公司先后收购四大国有银行不良资产1.4万亿元,使四大国有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一次性下降近10%。
1998年至2000年,国有企业共发生职工下岗2137万人,甩掉了沉重的历史包袱。
1990年、1991年,上海、深圳两个证券交易所相继创立,中国股市成立的定位是为国企融资和解困,所有政策的出台均以此为目的,股市上的真金白银源源不断地流向国有企业,股民们孜孜不倦地为国企解困出钱出力。
不良资产剥离、甩掉历史包袱、不断得到输血的国有企业逐渐站稳脚跟。告别了“一张报纸一杯茶”的时代,工作不再是权利,而是机会,现代化的企业制度在国有企业中逐步建立。国企玩不转时民企上,会玩了那就自己来吧。
2003年3月10日,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设立。国资委的成立标志着国有经济从守住地盘加速走向攻城略地,挤进世界500强的“中”字头巨无霸与日俱增。
 
民营经济所面对的不再是那个熟悉的“冤大头”,而是具有资金优势、政策优势、资源优势的强大对手。在国有经济要求保持绝对控制力的行业里,民营开始逐步退出,幸运的是这一阶段对外贸易高速发展,为其提供了新的机遇。
2001年12月11日,中国加入WTO,经济发展进入加速通道,出口贸易空前繁荣。这个阶段我国的外汇储备开始井喷式增长,从2001年末的2121.65亿美元,到2005年末增至8188.72亿美元,居全球第二位,2006年2月,达到8537亿美元,超过日本成为全球外汇储备最大持有国,2007年末达到15282.49亿美元。2002年至2007年,连续6年增速超过30%,其中2003、2004、2007年的增速超过40%。(到2011年3月末,我国的外汇储备已突破3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房地产行业开始兴起,其巨大的盈利空间与市场容量,令民营资本乐此不疲。房地产行业创造了太多的财富神话,房子、房价、房地产已成为这个时代最热门的话题。
 
在扩张期下半场的较量,“市场”略胜“统治”。在国家看重的战略行业领域,国企依靠其身份优势,能抢能占,民营节节败退;在房地产与外贸等自由市场领域,民营经济继续发挥其机制灵活、决策及时、拼搏进取的特点,一路高歌猛进。“市场”与“统治”形成相持,只能说民营经济略胜一筹,市统率曲线依然向上,但已趋于平缓,民营对国有摧枯拉朽的时代宣告结束。
 
8.  扩张期并发症
在扩张期经济得到大力发展,但资源浪费严重,自然环境遭受破坏,社会矛盾激化。煤矿事故不断,矿工生命得不到保障;三聚氰胺奶粉、地沟油上桌,食品安全问题威胁民众生命;假冒伪劣横行,商家职业道德遭受谴责;未作处理的污水肆意排入良田与河道,天空早已被烟尘染成灰色;物价房价飙涨,开发商和炒房团臭名昭著。
粗放的发展模式,使中国单位GDP能耗全球领先,远超西方发达国家,是日本的8倍,原油、有色金属等资源的对外依存度迅速提高。而以美帝为首的西方国家抓住中国经济发展的这一特点,只要是中国需要进口的东西就贵,原油、铁矿石、有色金属等大宗原材料价格飙升,我们极度铺张浪费的经济发展模式其成本直线上升。
与此同时,国有资产不断流失,管理层收购、国有资产贱卖、偷税漏税等的违法行为越发猖獗。
 
9.  从外延扩张到内生发展的转型
粗放的经济发展模式其成本越来越高,西方列强也不能容忍我们继续挥霍地球资源,再加上美国和欧洲的债务危机对外贸的影响,“投资+出口”双轮驱动的游戏玩不下去了。高速发展了30年的国家,许多领域也已没有了继续扩张的空间,于情于理都要开始精耕细作了。这些年,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社会矛盾越发激化,也要给底层民众做一点事情了。同时,日益严重的国有资产流失,也该整顿一下了。
那就开始转型吧:从外延扩张到内生发展,从外需出口到内需消费。
 
10.  第三回合:转型期+“干爹模式”
第三回合特点:经济发展阶段进入转型期,国企开启“干爹模式”。
所谓转型,就是蛋糕就这么大了,就看怎么分了。虽然蛋糕不再变大,但国有经济的利益是必须要保障的,财政收入的高增长是必须要保持的,这是一种习惯,至于其他的那就再说了。
2006年12月18日,国资委《关于推进国有资本调整和国有企业重组的指导意见》首次明确提出,将在军工、煤炭、电网电力、民航、航运、电信、石油石化七大行业保持国有经济的绝对控制力。
2011年中国全年财政收入首次突破10万亿元大关,达到103740亿元,创下历史新高,比上年增长24.8%。2003年中国财政收入为2.17万亿元,2005年突破3万亿元,2007年突破5万亿元,2010年突破8万亿元。
2011年国有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总收入367855亿元,同比增长21.5%,累计实现利润总额22556.8亿元,同比增长12.8%。2007年国有企业实现利润1.62万亿元,创历史新高,2008年实现利润11843.5亿元,难得出现负增长,2009年实现利润13392.2亿元,2010年实现利润19870.6亿元。
 
华丽数据的背后是政策的转变,政策开始由“放”到“收”。用一个字来概括扩张期的国家政策就是“放”,开放传统的行业,开放新兴的领域;同样用一个字来概括转型期的国家政策那就是“收”,从民营收为国有,从地方收到中央。
“收”,怎么收,就以著名的“山西煤炭资源整合”为例吧。
2009年4月16日,山西省政府下发《山西省煤炭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规划提出了到2011年,全省矿井数量由2598处减少到1000处,矿井单井生产规模达到90万吨/年以上,企业主体由2200多家减少到100家左右,形成三个亿吨级和四个5000万吨级的大型煤炭企业集团的目标。
整合在即,对民营经济是扶持还是肃清?国家用行动来告诉你答案。
国有大型煤炭企业“挟天子以令诸侯”,既不想出钱补偿,又要收购煤矿。浙江煤商投资的450多家煤矿企业成为了被兼并重组的对象,近500座小煤矿悉数要被国有煤炭企业所并购,整合的补偿只有投入的1/3或1/4甚至更少,活跃在山西煤矿的500亿浙江投资资金生死未卜。
2010年1月5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山西省政府在北京联合举行新闻通气会,宣布山西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煤矿整合重组协议签订率已达到98%。宣告了浙江煤商遭受“完败”。
2010年1月8日,浙商资本投资促进会发表《致全球浙商的公开信》,将“山西省”列为“2010浙商投资预警区域”的候选地区,信中写到:
“2009年以来,我会对浙商在山西投资煤炭行业的企业出现整体性亏损事件予以极大的关注。对于山西煤改的方向,我们毫不质疑,但我们对于山西煤改所采取的政策和措施,我们深表担忧。在这次山西煤改中,由政府指定交易对象、交易价格、交易时间、交易方式,剥夺了企业的正常经营决策权;当初山西大张旗鼓的来浙江招商,现如今唯恐驱之而不及,视原定契约以及核准为废纸,置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于不顾。这种明显违背国家现行法律、与市场经济公平自愿契约原则冲突的煤改政策给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风险。”
“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讲法律。”这个模式在各领域、各层面均适用,当你告诫对方要有契约精神时,人家悠悠地问一句:“什么是契约精神?”
 
煤炭的故事在各行各业都在上演。与具体的“国进民退”行为相配套的是一系列美好的说辞。不知道您有没有感受到,就这几年,国家突然开始关爱矿工生命了,突然开始重视节能减排了,突然开始讲究环境保护了,突然开始严厉整治食品安全问题了!这是民众的幸事,也可能是民企的丧钟。在“关爱生命”、“节能减排”、“环境保护”、“食品安全”等一系列彰显国家责任与充满人性光辉的主题背后,演绎着与之相对应行业的“中国式整合”。
 
在转型期上半场的较量,“统治”收拾“市场”。进入转型期,行业扩张趋于停滞,整合成为主题,国有企业开启“干爹模式”,收购兼并无往而不利。民营资本从各个行业中被挤出,退守到房地产这一最后的阵地。市统率曲线开始掉头向下,“国进民退”趋势明朗。
 
11.  第四回合:转型期+“亲爹模式”
第四回合特点:经济发展阶段依然处于转型期,国有经济进入“亲爹模式”,如果说“干爹模式”是抢你财、夺你利,那么“亲爹模式”就是要你命。
民营经济在各行各业“被整合”,简称“被整”之后,民营资本汇集到了最后的阵地房地产。到了毕其功于一役的时刻,金融利剑出鞘,货币政策、信贷政策、财政政策、产业政策完美结合,手握民间借贷木棍负隅顽抗的民营经济被一网打尽,这是一场可以写进教科书的“打土豪还顺带剪了羊毛”的经典战役。
此役过后,房地产行业进入了国有主导的保障房时代。这场战役的具体经过已在此专题报告的第四篇《从狂欢到跑路,与“四万亿”不得不说的故事》中详细阐述。
在转型期下半场的较量,“统治”血洗“市场”。“国进民退”步子迈太大,扯着了蛋,整体经济出现衰退。在民营经济忙着跑路、跳楼的年头,财政收入高速增长,无异于杀鸡取卵。市统率曲线断崖式下探,苍天呀,“国进民退”!
 
12.  民间借贷危机本质
此次民间借贷危机本质:中国经济转型,民营全额支付成本,国有借机加强垄断。
改革开放初期,出现了“温州模式”、“苏南模式”、“珠江模式”,三大模式代表了私营经济、集体经济、外商经济三股发展方向,中央智囊团抓典型,就用三个地区来命名三种模式。
温州作为私营经济最前沿、最彻底的地区,加上温州人敢打敢拼的性格,温州自然最先爆发危机,并成为重灾区。
 
13.  民营经济生存环境:黄光裕和牛根生
国家走向资源集中、权利集中之后,腐败的规模开始爆炸式膨胀,贪污受贿动辄过亿,你要就贪个几百万,被爆出来都觉得不好意思。偶尔碰上一个只贪几万块、只养一个情妇的领导,就只能惊叹其清廉了。商业活动的额外成本在大幅提高。
“市场”与“统治”经过了四个回合的较量,时至今日,民营经济生存环境的轮廓逐渐清晰。手握货币政策、信贷政策、财政政策、产业政策等政策利器的国有经济,牢牢控制着金融、军工、煤炭、有色、钢铁、电网电力、民航、航运、电信、石油石化等核心产业。留给民营经济的发展方向只有两个,投身老实人赚辛苦钱的行业,或者参与高风险的所谓新兴产业。
即使如此,民营企业最好也别做太大,做大了结果只有两个:“黄光裕”或者“牛根生”。黄光裕的家电零售与牛根生的乳业都是没有原罪的行业,他们的境遇非常具有代表性。
2004年6月10日,蒙牛乳业在香港挂牌上市。2005年1月12日,牛根生与家人捐出全部股份,创立“老牛专项基金”,慈善家牛根生被誉为“全球捐股第一人”。2008年9月,发生三聚氰胺事件,2009年7月,蒙牛的控股权交给了中粮,贴上国字标签。
2008年10月,黄光裕依靠其铺就的家电零售网络帝国,以430亿元第三次问鼎《胡润百富榜》。2008年11月黄光裕以操纵股价罪被调查,2010年5月18日,黄光裕案一审判决,法院认定黄光裕犯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三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4年,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黄光裕案发以来,围绕黄光裕的话题是:“国美争夺战”。
 
14.  苦练内功之“慎戴红帽”
在与敌人的战斗中消亡,不如和敌人融合而共存,当你面对根本打不赢的对手时,更应如此。混社会要拜大哥,想升迁要认干爹,民营企业要生存发展,那就想办法“戴红帽”。没戴红帽的赶紧戴,已经戴上的争取换高帽,那种中字头傍中央的大高帽。
这年头既然没有什么公平、公正,如同面对强奸,挣扎反抗已无济于事,那就索性闭上眼睛去享受吧,对大家都好。想明白这个道理后,很快从“懂得忍受”发展为“积极配合”。当下,举国上下的私营老板都在想办法“戴红帽”,一些国有地方企业也在忙着傍中央。戴上红帽后,不强求必定成为“干爹模式”的受益者,但至少不至于成为被快刀斩落马下的受害者。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让国有入股后,随着岁月更迭,企业家最终将失去对企业的控制权,这是宿命。当戴上红帽的那一天,企业家的愿景与格局也就只能是赚一把就走。对希望成就百年基业的企业家来说,“股权清晰、经营自主”是其基业长青的根本。
面对这场席卷而来的“戴红帽”之风,请三思而后行。
 
15.  苦练内功之“办银行”
商场如战场,金融是制高点。从晋商的票号,到胡雪岩的钱庄,自古以来的富商巨贾都在办银行。
2011年11月8日,温州召开全市金融工作会议,抛出以“民间资本阳光化”为主要目标的地方金融改革方案。温州申报“国家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以期获得国家战略层面的政策支持,使得温州成为中国民间金融率先试验的“金融特区”,着力将温州打造成全国“民间资本集散中心”。
2012年1月6日,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高层领导提出深化金融机构改革,健全资本约束机制,推进金融机构股权多元化。切实打破垄断,放宽准入,鼓励、引导和规范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参与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改制和增资扩股。
早在1987年,温州就被正式列为全国第一个进行利率改革的试点城市,2002年又成为全国惟一的金融改革综合试验区。祝愿温州能够把握这次“国家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契机,成为真正的“资本之都”。
这是遭受重创之后,舔着伤口哭出来的机会。祝愿民营企业家、民营经济向金融行业迈出划时代的一步。
 
16.  等待机会之“换届”
这是一个自上而下的国度,最高领导层对国家的影响太大了。从饿死人的大跃进到英明神武的改革开放,都是以领袖的意志为转移,偶然性很强,似乎看不到制度上或者程序上的必然性。当国家层面的战略决策出现错误时,民众是那么的无能为力,能够做的只有等待,一边山呼哇塞,一边期盼老人家早日修成正果。
时代在进步,现在有换届了,“党的十八大”将在今年召开。新的一届领导班子有很深的红色背景,希望“董事长兼总经理”模式的领导班子的管理思路能有所不同。
另外,也要多听听即将卸任领导的讲话,其言论基本指明了中国未来的正确方向。能够成为庞大帝国的高层领导,自然高瞻远瞩,大概就是智慧的化身了。在位时受制于“屁股决定脑袋”自然法则的束缚,换届在即,屁股因素弱化,智慧散发光芒,说的便都是真知灼见了。
 
17.  等待机会之“国企亏损”
国企玩得转,那就自己玩,等他玩不转了,民企又可以上了。
目前看来,国有经济似乎强大到无懈可击,要等国企亏损还早着呢。但也要看到国有企业纸老虎的一面,不要忘记其效率低下、反应迟钝所付出的代价,不要小看其供养闲人、编制臃肿所积累的负担,不要轻视其唯我独尊、暗箱操作所带来的商誉损失,不要低估其贪污腐败、化公为私所导致的破坏力度。
 
 
 
 
博议
Copyright©2015上海博先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版权所有    沪ICP备15033202号-1
客服热线:021-58815925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上午:9:00-11:30 下午13:00-17:00)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